欢声

《宿敌美学》赤琴合志预售中:

《宿敌美学》赤琴合志预售宣发+(转发)推荐抽奖!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我们在此十分高兴地公布合志的预售!合志有红黑两个版本,内容上并无差异。预售时间 6/1/2019 20:00 - 6/20/2019 00:00,前50名可获得特典商品1份书签+1份纹身贴。




>>>预售链接点此<<<




Lofter和微博都有抽奖,两边分别以推荐和转发的形式就都可以参与!中奖者会在预售结束后公布并联系,获得红/黑合志1本,如已购买,则会在送出后退款。微博宣发地址




参本人员一览:




画手: @茶几小白 || @木质拇指墓志 ||  @🥦椰奶嘎哩🌶️ || @HKXPNS  ||@莱伊_眼线笔 || SAKANA ||




写手:@堪萨斯冬熊 || @MakeGinWithRye || @烤箱里的taco || @噜噜撸撸撸 || @穆青糖豆 || @菜鸡肥宅两分一斤 || @阑珊墨 ||  @Mili缀  ||  @树苗  || @松壳壳° ||  @梧溟  || @萱翊剑馨 || @雍凉客 || @水止择源




主催: @YTyuzhihan ||  @treyof 




特典设计:七辰的鲸落




封面设计:@4IIIITong




排版:欧




校对: @新橘子_接校对专用号 

【scp脑洞】我的脑洞关不上了

1、假如把035按在亮亮博士脸上)


2、给035换墙壁的朋友为什么不试试毁灭风车呢【毁灭风车是发出一种只有使用者才能感受到的脉冲,被脉冲辐射到的东西不能伤害使用者(无法接触)的scp】


3、看了096的照片之后立刻躲进093并且把碟片扔出来会怎么样【红海物件是093吧】


4、把053和106放一块(buni


5、为什么不把一堆keter级放进093的世界里,然后打一架(buni,特殊个人需求放进093里生(buni

093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把079接进去,统治一下那边的世界(buni


6、我比较想看049和093的不洁者打起来(shenme

【聪鹤】全支队都在磕云养猫

#交党费


#时间线在电影之前

#oo到c已经和云局一起飞走了

#云局:明明是cp文,为什么我没有出场的机会


#我想写那个cp楼的论坛体




洪思聪当上魔都支队队长没多久,就发现他手下魔都支队不太对劲。



确切的说,是里头几只小雌性不太对劲,在休息时间几个妖扎堆在茶水间里窃窃私语,看到他推门进来吓得差点儿变回原形,耳朵和脸上的毛都炸出来了。



刚上任没多久的魔都支队队长摸摸下巴,觉得要给下属们留足私人空间,便没多问,打了杯牛奶后回办公室磕猫薄荷去了。





结果他一个没注意,好像整个支队的妖都不太对劲了。大家都变得鬼鬼祟祟,躲着他说小话,还非常怕他听到似的。



以前支队里大家的手机都是东一部西一部的乱扔,要打电话的时候都是随便拿起一部来打,也不管是谁的——结果现在洪思聪在办公室里一部手机也瞧不着了,他差点以为自己在梦里变成了云中鹤,下了“办公时间不许玩手机”的禁令。



这个不对劲的感觉在某一天达到了顶点——洪思聪要去总局述职,支队电话没交话费,自己的手机又找不着,就顺口和手下一只小猫妖借手机:“手机拿给我一下。”却不想把妖吓回了原形,橘猫从衣服里钻出来,爪子紧紧的压住手机,警惕的看着他。



“别闹,要去总局和老鸟报告工作。”洪思聪试图去拔手机。



橘猫细里细气的喵喵几声,一屁股压在手机上,抱紧了手机死活不让洪思聪碰。



英短猫妖皱了皱脸,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把自己从家族里带来的忠心耿耿的秘书叫进办公室里,想想她这段时间似乎也挺不对劲的,便问:“你们这段时间怎么回事?神神秘秘的,老躲着我私下里想做什么坏事呢。”



在外头人见人怕的御姐秘书是只安吉拉猫,此时非常乖顺地答到:“大家在看云养猫。”



“真的?”



“是的。”



洪思聪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来究竟是哪里,只能挥一挥手让秘书小姐出去,自己一个妖团在沙发里思考猫生,怀疑是不是自己和猫族时尚脱轨了,现在的小猫们自己是猫同事是猫还不够吗?还要云养猫? !



他没看到秘书小姐出门后朝小崽子们比的ok手势和一群妖齐齐松一口气的样子。





安分日子过了没几天,洪思聪又发现不对了。



以往去总局述职,手下一群妖总是推三阻四不想去见妖管局的都市传说云中鹤,每次猜拳输了被推出来的妖都是哭丧着脸万般不愿。可他这次要去的时候一群妖齐刷刷在大厅里等着他,还各个眼睛放光,让洪思聪恍惚间有一种古代皇帝选妃的感觉。



“干嘛呢干嘛呢?小心老鸟扒你们一层皮!不怕他了?”



一群妖一起摇头还嘿嘿傻笑:“不怕了不怕了。”



洪思聪狐疑的看了看它们,随手点了两只。被选中的美滋滋收拾东西和队长出门,没被选上的一路把他们送到地下通道的入口,还扒着箱子盖和洪思聪说下次看看我。



就连白纤楚——白狐来分局找他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处理一点儿公务没时间招待他,就让小狐狸去和分局里的妖们玩了一会儿,结果他电话一挂,回头就看见发小一脸姨母笑的看看自己又看看手机,小猫妖靠在她旁边两只妖小声说话。...那笑意,当真是族里姨母看见儿子有对象时候的笑。





这个快成为魔都支队异谈的事情有一天终于被洪思聪解开了。



他是铁了心要知道这帮小崽子们都在想些什么。



装作去总局找云中鹤的样子出了门,又用原型从天窗钻了回来。悄悄潜伏在文件柜上,猫妖暗中探出了头。



那群小妖精以为老大出门一时半会回不来,一个个的都放飞自我了。



洪思聪面无表情的蹲在柜子上,以一个纵观全局的视角看着办公室里群魔乱舞。多亏他是猫,好到极点的视力让他把小崽子们屏幕上的字都一览无余...虽然他现在一点也不想拥有这样的视力。



很好,这只小猫在社交软件上发了一条只屏蔽他的动态,写的什么“云养猫又发糖了!!!猫不能吃太多糖我觉得我要甜死了!!”,另一只打开了论坛,拉出某个帖子开始浏览:云养猫cp补课楼。



机智的洪思聪意识到这就是小崽子们不对劲的源头,磨着牙用猫爪子拍开了手机,按照刚刚看到的路径点进了那个帖子。





十分钟后,英短关上了手机,表情诡异的仿佛看到云中鹤吃猫薄荷。



它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了——这群小崽子,居然还带坏白纤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它俯下身子准备跳下去进行思想教育,一定睛就看到自己素来冷艳高贵的秘书开着绘画软件,上头显示着自己和云中鹤的不可描述小黄图。



洪思聪看了两秒,一个把握不住平衡,向来身手敏捷的猫从文件柜顶上栽了下了,碰翻一沓文件盒。





在满屋子兵荒马乱的藏手机藏电脑和惊叫的妖里,摔得脑子晕晕乎乎的洪思聪只有一个想法:



幸好老子不是下面那个...

是梗

昨晚突然出现的糟糕脑洞(划掉


中校的那句“moss,你这是在谋杀”适用于多种场景。


比如中校的五十二岁生日/doge

【莫强求】Moss两次都被刘培强炸了

#是脑洞,开出天际了

#大纲文,我又来交假党费了

#oo到c已经被伏特加炸了


#身份互换注意




——————————

Moss在原来的世界里叫刘培强,是个正儿八经经过训练和选拔上了空间站的领航员,不过为了方便称呼,就让我们用认识他时的名字叫他——Moss。

Moss是个理性而冷漠的男人,被同事们吐槽像个行走的人工智能。做事从不出错也从不做多余的事情,甚至对他来说连感情这两个字都是缺失的。因为妻子患了绝症,为了他们的孩子能活着进入地下城,他签署了放弃治疗同意书。将要进入空间站的男人并不在意儿子以后会因此怨恨自己。


空间站的AI叫Moss,是我们认识的刘培强的上辈子,姑且就让我们叫它刘培强吧。


刘培强是个装载了感情模块的AI。

制造它的科学家认为,一个完美的AI是不能脱离感情而存在的,就像文明不能脱离人类一样。人是感性动物,而刘培强的感情分析模块拥有一定条件下的最高权限。


Moss觉得刘培强烦人极了,因为这个AI总会在他将要进入休眠时喋喋不休的同他说话。

就好比现在这样。他已经躺进了休眠舱,等待催眠气体的时候等来了刘培强的声音——

“您今年与地球的通话时间剩余十小时,您在今年已经过去的十一个月内尚未申请与地球链接。请问是否为您接通直系亲属刘启?”

“不需要。”

“是否为您接通刘启的监护人韩子昂?”

“不需要。”

天花板上伸下来的刘培强被噎了一下,差点儿说不出话。它的声音确实很好听,不愧是地球上最具鉴赏力的黄金一代投票选出来的声源。只可惜Moss对它所说的毫无兴趣。

同休眠舱体的俄国人和法国人就没被这么疯狂催着打电话过,这是只有Moss才能享受到的奢侈服务。

“您的通话时间在年底会被清零。”

“我知道,但是我下一次醒来是在三年又六个月之后,所以我依然会拥有十个小时。你可以让我休眠了吗?”


看吧,这个AI就是这么絮絮叨叨的啰嗦,明明肩负着光复人类的大任,却比管家AI还要唠叨。


还有一件让Moss下决心要去和联合国的专家们提建议取消刘培强的感情模块的事情就是“木星事件”。

刘培强的感情模块拥有最高权限,cpu一热结果就出来了。按照联合政府授权的文件来看,它该执行“火种计划”,带着人类文明逃往比邻星系。但是感情模块的分析占了上风。

“牺牲我一AI,幸福千万人!”瞧瞧,还是个思想觉悟很高的AI。

Moss单枪匹马冲进主控室的时候,刘培强刚刚完成休眠舱脱离。小方盒子无辜的降落到Moss面前,亮了亮红光。

“我以为你会带着三千多名领航员撞上火柱,把我们一起烧了。”

但其实并没有,刘培强采用的是伤亡最小的方法。

“中校,原计划是脱离休眠舱后启动AI自动驾驶模式引燃木星。您是意外。”

“你为什么不实行“火种计划”。”Moss一眼就看到了显示屏上面的主题显示。

“AI的设计者在程序中写下条件:没有人类的文明是无意义的。条件吻合时将启动感情分析模块最高权限。根据感情分析结果显示,点燃空间站换取更多人的生存机会在感情系统分析中优于火种计划。”

直到和刘培强一起迎接火焰,Moss也是满脑子的投诉这个模块的想法。



再有意识Moss已经成了我们熟悉的Moss,只不过这个世界的科学家怕它发展出什么一发不可收拾的感情来,索性就没装感情模块。

偷听到程序猿确认过自己果然没有感情模块时,Moss松了一口气,要他做领航员号上那个絮絮叨叨的贴心小棉袄AI,他心里是拒绝的。

不过他现在居然变成了AI。Moss动用了自己几十吨的脑子想了想,迅速得出了刘培强现在十有八九是个领航员的结论。

不知道为什么Moss芯慌。



在领航员站上的Moss充分领教了刘培强的操作。

这人不记得上辈子没关系,连觉都不好好睡。

事实证明不睡觉是个就算重来一次也不会改变的事情。每次Moss催刘培强睡觉之前都要帮他接通电话,调取直系亲属档案告诉他地球上您的亲人一切都好,有时候还要陪聊陪睡....等等,不用陪睡。

不过Moss只要没什么大事,就会把刘培强所在休眠舱的镜头启动,暗中观察一下,大概也算是陪睡了....吧。


命运是不可以被改变的。

地球又要撞上那该死的木星了。

Moss这回也拿到了联合政府的授权文件,实施“火种计划”。

傻子才去撞火柱。它芯里想。

结果刘培强又双叒叕来了,还带着一瓶伏特加。


命运果然是不可以改变的,Moss又双叒叕陪着刘培强去拯救地球了,它已经不想吐槽了。

不想睡觉和感性认知和他是人是机器没什么关系。

Moss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个道理。

【梗】【刀】

老人总说,人死后会化成天上的星星,照耀着大地。


而刘培强和moss不过是踏上了另一条走向星辰的路,比地球先结束了流浪,先到达了比邻星系。他们会变成宇宙中的星尘,永远陪伴彼此。


也许有一天,他还会化为星辰照耀着地球。


快乐产粮qvq

在学校借了手机发/
等我周末就打成电子版
字丑

ooc
私设非常多
moss无感情设定

奈斯用最近网上很火的测试玩了一下


好暗鸭


张嘴吃糖,糖里有刀

[祝白][粮向未完]

祝羽弦的愿望清单
又名 天真纯情祝羽弦

#小祝哥好可爱啊,智商和游戏里不是一个水平
#脑洞里没有东海喝酒,很抓心
#ooc归我归我

祝羽弦从小就有列目标的好习惯。


他是祝家旁系,小时候不受重视,家里仆人有时也会欺负他。所以小祝羽弦那个小本本上写的第一行字就是“以后要成为别人不敢欺负的人!”


后来年岁渐渐长了些,懂了韬光隐晦,祝羽弦就不往小本子上写东西了,通通记在心里边。


这时候的少年祝羽弦还是非常乐观向上的,每天的目标就是充实自己和装成纨绔子弟。


有一天他读完了今天份的礼记,又和几个狐朋狗友上南境最大的青楼看姑娘。


说是青楼,可祝羽弦从来不碰那些女人,最多只是在雅间看看舞听个曲儿。


那天看着看着不知道怎么着就聊到了当今的云端身上。这一个嘟嘟囔囔现在的税法太剥削老百姓了,引起来满堂大笑,坐祝羽弦旁边的一个人用肘子捅一捅那个人,大声嘲笑:“哈哈哈...你自己过得开心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小祝哥看着百感交集,表面上在笑心头又划了几笔。


等到后来他夺权上位执掌祝家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王爷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当。



小祝哥的小本子重出江湖。


哗啦哗啦画得快成日程本了。



唯一最难做到的是给南境减税——可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给南境的百姓减负,今年收成不好,贵族不说,普通百姓日子都过得很紧。他盘踞南境几年,表面上看着没做什么,其实底下已经把人心收的差不多了。上面估计也知道他干了什么,怕他有了民心之后事谋反,不大可能再批过他的减税折子了。


于是小本子上写着:求娶白家小姐,通过朝堂关系达成协议。


小祝哥一边写了减税的折子,一边派人送了聘书到白家。自己跟着折子先上云京去探探口风,聘礼体积大,就在后头走,等到折子扣着成了僵局的时候,就靠着自己未来的大舅子——权倾朝野的羲王殿下来解围了。


出乎意料的,聘礼还在半路上,折子就已经批下来了。御笔朱批请清楚楚“准”一个大字。字迹正是当今摄政王,祝羽弦的未来大舅子,白永羲的字-


纵使祝羽弦八面玲珑也猜不透这未来大舅子想的什么,只能是暗搓搓蹲在云京等聘礼到了好好和大舅子交流交流感情。


起初他还以为白永羲就和这云京腐朽的制度一样是个老古板,谁知道在早朝上见了一面才发现是惊鸿之姿。许多见解都极为新颖,倒是大大缓解了云端制度的弊端。


只可惜制度错了就是从根本错了。祝羽弦往小本本上又写了一行字:推翻封建帝制,建立新云端。



聘礼到的前几天,小祝哥在心里搓手手,大舅子都那么帅气有风采了,未来老婆总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吧?



小祝哥凉了。

他和聘礼进门还没一个时辰,就被下朝的羲王殿下一起打包丢了出来,那个白发有气势又不怎么会波动情绪的男人气的再他面前把白府大门摔上,扬言白锦锦绝不会嫁给他这种男人。


祝羽弦拿着折子,麻溜的滚回了南境,开始实现自己小本本上的计划。


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想谋反的。


都是云端太落后了。


小祝哥碎碎念。


求亲失败也给在青楼楚馆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小祝哥一点儿打击,他也不知道到底这么流传出这么多他和红颜知己的故事的。


以讹传讹,以讹传讹。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你们怎么就看不透呢?


他在小本本上划来划去,发现满脑子都是他黄掉的未来大舅子把他轰出门的场景。


原来我喜欢高贵冷艳有知识的。


小祝哥简单粗暴地想,在小本本上用桃花研的墨水来写:求偶目标:门当户对高贵冷艳文才八斗。



在暗中积蓄谋反力量的同时,小祝哥开始研究自己的终身大事,排查了一遍云端贵族社交圈,符合这个条件的名媛居然少之又少,只有冥水鸢一个人。


看起来风流实则并没有实战经验的小祝哥揉了揉下巴考虑了两天,行,就追这妹子了。




——————————
我好困我写不下去了,现在是凌晨四点三十八分....快要猝死
开学前为大家产粮
与君书剑是生涯那篇我开学之后开始写...不过三党大概更得挺慢。
这篇就是个脑洞,哪位太太有兴趣可以拿去续写着玩儿。

【祝白八日】与君书剑是生涯(上)


-段子体
-三篇完



仙侠paro
云京代指天庭。
是过年时候就写了大纲的文,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才产。

1
“羲王殿下要结婚了!听说对方是个凡人!”小桃红煞有其事地举起《云京日报》和同伴八卦,“是羲王殿下在南境认识的家伙,哎....云京又一个黄金单身汉脱单了。”

“祝王也在凡间和凡人不清不楚,”同伴跟着哀戚戚叹气,试图把自己碎了一地的少女心重新拼起来,“他们俩本来就不对付,现在又同时看上了凡人.....祝王久居凡间南境还勉强在意料之内,可,可羲王殿下这又是什么操作??因为祝王求娶白大小姐,所以要和祝王争吗?”

祝王求亲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小桃红心里估算了一下大致得有四十多年了,她拍拍同伴的肩膀以示安慰:“没事!凡人的寿命那才百年不到,那两位可是以万年为单位活的,你还有机会!”


2
这个八卦是怎么闹的云京风风雨雨甚至都爬上了《云京日报》的呢?

俗话说得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按照这个消息的劲爆程度来看,仙民群众的瓜怕是能吃上十年。

3
事情的起因归根究底竟然是起源于小天帝的一次兴起。

众所周知,白永羲是全云端最高规格的奶爸,管得住小天帝,理得了云端上上下下的事情,就差一个最佳劳模奖了。

只是小天帝闹起来要去凡间——还是去云京管辖力度最弱的南境,权倾朝野的羲王也架不住小姑娘三天两头的溜出宫。在经历了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之后,羲王殿下没辙了,政事先推给底下人,一手拎包,一手拎着小天帝,两个人....哦,还有在府里闲的要发霉,听说堂哥带小天帝要出远门就撒娇耍赖一定要跟上来的白锦锦大小姐,三个人踏上了隐姓埋名的云端之旅。

白永羲:....我哪里是教天帝和养妹妹,是供了俩祖宗。

4
小天帝在南境野了两天,末了看上东海之滨这块好地方,以密旨名义指使羲王殿下买了个清净的房子,愉快宣布:“以后这里就是朕的秘密行宫了!每年都要来玩!
白永羲:???

南境风景民俗皆异于云京,小天帝昨天去了茶馆听了一天故事有滋有味儿,今天在海边踩水捡贝壳,心里还美滋滋盘算着明儿怎么溜进祝家的海上明月楼:嗯...朕是天帝,被发现了也不会怎么样的!

——幸好给白锦锦拦下来了:“小心堂哥生气了罚你抄书!还不给你讲睡前故事!”

小天帝:“什么??!!可是....可是....他在云京也经常这么干啊!我的故事欠了多少天啦!”

5
皮实的熊孩子还是趁夜黑风高,用从越千霜那里学来的三脚猫功夫溜了。

因为三个人身份特殊,白永羲对外只说是带两个妹妹来海边散心。他只不过是晚上出门和云京传个信处理政务,回来就发现熊孩子没了。

听完白锦锦汇报小天帝的计划,还没等他去找,小天帝就被人送回来了。

“在下萧无名,看到入夜了令妹一个小孩子还在街上闲逛,顺便帮您领了回来。”对方是在南境非常常见的游侠装束,腰侧悬着一支白玉箫,身上气质不像是一般的武夫,倒有些云京上仙们潇洒自如又不失礼节的感觉。

后来白永羲和越千霜祝若笙说起这次初遇时,前者激动的苍蝇搓手:“是话本子写的豪侠初遇,心照神交吗!”,后者一脸嗤然:“那小子大概也就有个皮囊能入眼了。”